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人手一块智能手表 监控孩子影响家庭和睦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2-13 11:16:22 记者:吴楠

插图 宋溪

寒假进行时,孩子在家都做些什么,身在工作岗位的父母是既牵挂又好奇。随着科技手段的提升,父母对于孩子的看护,也在变换着各种不同的方式。不少父母让孩子戴上了智能儿童手表,更有家长在家中安装远程监控装置,随时注视家中的一举一动。

如此监控孩子,真能让家长放心吗?远程监控安进家庭,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又带来哪些连锁反应?

享便利

人手一块智能手表

打开手机上的智能儿童手表App,孙宇的手机屏幕上,闪着一个硕大的红色标记。标记的位置,距离孙宇3公里左右,是西城区一家培训机构的所在地:“我娃在这儿上课外班,待会就得去接她。”

给孩子买第一块儿童手表,是在三年前,那时孙宇对于智能手表的关注并不多,只记得电视里循环播放的手表广告。广告剧情中,一个孩子神色慌张地呼叫着自己的爸爸,儿童手表保护孩子安全的概念,被贯彻得淋漓尽致。

“我娃当时还在上幼儿园,被广告轮番‘轰炸’后,家里人都说应该买块戴着。”虽然觉得意义不大,孙宇还是听从了家人的想法,只不过他并没让孩子将手表戴上,而是放在了每天上幼儿园随身携带的书包里:“有两个想法,一个是怕丢,二来也怕孩子天天摆弄这个不好。”

手表用上一段时间,孙宇尝到了甜头,可以随时知道孩子的动向,偶尔还能用手表与孩子通话,让他觉得非常方便。

就在去年,孙宇给已上小学的孩子买了第二块儿童手表。如今的手表功能也越来越全面,定位、通话、拍照一应俱全,乃至还有计步等运动手环的功能。而孙宇用得最多的,还是通话功能。他和孩子约好,上学期间不使用儿童手表的其他功能,而在放学前,他会与孩子通话一次,确定准确的接送时间。

“毕竟只是块手表,靠它保护孩子并不现实。”孙宇坦言,虽然儿童手表主打的是安全功能,但绝大多数家长最常用的功能,都是通话与监听。所谓监听,指的是某些智能手表设置的单向通话功能,即家长可以在孩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启通话,以便了解孩子的动态。而通话功能,则与普通电话相同。

“这几天孩子放假,手表用得更多一些,我也会多跟他通话,提醒他按时做作业,听爷爷奶奶的话。”该不该给孩子佩戴儿童手表,家长群中也讨论过多次。孙宇笑称自己是手表“代言人”,毕竟儿童手表只是新兴的电子产品,用好用坏的关键在于使用者,“今后孩子不可避免地要接触各种电子产品,智能手表算是不错的起步,总比玩手机强多了。”

如今,不仅是孩子,孙宇还给家中“二老”配上了儿童手表,图的就是一个方便:“就上个月,我妈去海南旅游,我随时都能通过手表掌握她的位置,这不是好事么。”

遭质疑

监控破坏亲子关系

并非所有人都如孙宇一样,对智能手表持认可态度。由于智能手表功能众多,影响孩子的注意力,随时定位、通信存在安全漏洞等问题,许多学校已禁止学生佩戴相应产品,使得儿童手表的处境颇为尴尬。

而从孩子的身心健康角度,更多的质疑,还来源于智能手表成为“监控工具”。据媒体报道,2017年11月,德国联邦网络局禁止在该国销售儿童智能手表,建议家长把现有的儿童手表销毁,并直指儿童手表为监听设备。

“给孩子戴了智能手表后,会忍不住去看他的位置,听听他在干吗。”孟兰的孩子今年8岁,佩戴智能手表也有1年多的时间。最初,孟兰只是每天中午与孩子通一次话,直到她发现手表还有监听功能后,她总忍不住“想要听一听”。

孟兰坦言,听了大半年,孩子不是在上课,就是课间跟小朋友聊天,定位看来看去也只是学校。但自己的好奇心却没有消减:“就像过一会儿看一眼微信一样,有没有信息都想刷一下。”

虽然家长监听孩子的行为已有质疑之声,孟兰却觉得没有不妥。幼儿园、学校增加监控的呼声甚嚣尘上,也给孟兰增加了现实依据:“学校里安监控放直播,比监听还全面呢,还不是为了孩子?”

“我上学的时候,最恨趴教室后门小窗户的老师,所以我当了家长,绝不监控自己的孩子。”身为孟兰的朋友,苏鹏坚决站在“不监控”的一面,在他看来,为孩子佩戴智能手表、校园监控直播,均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

“你天天盯着孩子,有什么影响显而易见。父母和孩子间的信任没了,想找回来就太难了。”新科技带来的影响,已不仅仅停留在父母的头脑中,甚至成为文艺创作者的灵感来源——著名英剧《黑镜子》在新的一季中,便有一集探讨监控技术可能带来的影响。

剧情中,一位母亲为孩子植入了可24小时监控的“天使方舟”芯片,并难以自制地监视、干涉孩子的生活,最终母女决裂。由于其内容与中国父母使用智能手表、视频监控高度一致,网友戏称这个带有科幻色彩的电视短片,“是为中国父母量身定制的”。

“智能手表保安全是自欺欺人,绝大多数家长给孩子配手表,就是为了监控孩子。”苏鹏表示,由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家长监控孩子的手段日新月异,在外可以使用智能手表,在家则可以安装视频监控设备,而孩子对此并非一无所知,“现在的孩子两三岁就会用智能手机,他真的会不懂你在监视他?有些家长也太天真了。”

引矛盾

监视不如主动交流

事实上,监控孩子的争议,不仅仅影响家长与孩子,还会扩展到家庭的每个成员。

“别人都讨论学校该不该装监控,我是家里装监控,还装出问题了。”最近半年,张倩遇到一件烦心事,家中安装的视频监控装置,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矛盾。

张倩为家里安装视频监控,是听了同事的推荐。孩子一岁半时,同事向她介绍了某知名互联网品牌的互联网摄像头。通过家庭网络的链接,摄像头可以实时将家中的情况,进行手机直播;使用者还能通过软件,随时与被拍摄一方进行语音聊天。

“我挺看重这个语音功能的,没事就可以跟孩子说上几句,不是挺好么。”孩子正是咿呀学语的年龄,张倩也希望与孩子多些交流。于是她把摄像头安装在客厅,正对着孩子的玩具角。

“刚安的时候,照顾孩子的婆婆也觉得挺新鲜,还说这东西好。”此时的张倩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在单位空闲时,她就会打开手机软件,查看一下孩子是否在玩具角玩耍。时不时地,她还会叫叫孩子的小名:“娃听到摄像头里有我的声音,会兴奋地跑过来,还喊妈妈。”

好景不长,过了大半个月后,张倩突然发现,打开手机软件时,摄像头前常常是一片黑暗,或是对着天花板。回到家中,她发现摄像头或是被放倒,或是换了位置。

“老人说是孩子弄的,但细想想,我觉得不大可能。”张倩又委婉地向婆婆确认了两次,婆婆才表示,总有镜头拍着很不舒服,主动把摄像头挪了地方:“我就是想看看孩子,没想过那么多。”

摄像头的另一端,张倩的婆婆罗女士同样觉得有些委屈。在她看来,在线摄像头虽然先进,但放在家中显然是子女不信任自己的体现,“干点什么都觉得可能被人看着,活这么大岁数,这还是头一遭。再说了,那摄像头突然说话,也怪吓人的。”

“我又不能虐待孩子,真想看孩子,不能用微信视频吗?”罗女士表示,自己也关注网上“虐童”新闻,但内外有别,把视频监控安在家中,让人觉得有些“不正常”。与此同时,在与社区其他带孩子老人的交流中,罗女士发现家中安了监控的,并不止她们一家:“我们跟子女想法真是不一样,安摄像头之前,家庭和睦也应该考虑对不对?要是彼此间都没有信任,孩子肯定也带不好。”

家中讨论几次后,张倩选择了妥协,摄像头暂时搁置,想看孩子时,就用微信视频联系。罗女士也接受了一次“专门培训”,如今每一天,她都会主动拍摄几段孙子的视频,给张倩发送过去:“我们弄了个小群,我和爷爷负责发视频,孙子爸妈负责点赞,这比监控好多了。”

负责编辑:黎骏驰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