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3日 星期六

研究火药60多年,“三冠王”王泽山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来源:中青在线 2018-01-09 15:43:17 记者:李润文

王泽山院士在82岁高龄时迎来了人生最辉煌的时刻——1月8日,他登上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领奖台。

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的辉煌人生从他57岁时开始爆发,在后来的20多年间,以第一发明人身份,他三次获得国家科技一等奖,成为国内唯一的“三冠王”:1993年,他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6年,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2016年,再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在众多耀眼光环背后,彰显的是他数十年如一日矢志创新、精益求精、勇攀高峰的精神。60多年来,他专注研究火炸药,在这个冷门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热点。他和他的团队为我国火炸药整体实力的提升和我国武器装备、火炸药产品的更新换代做出了杰出贡献。

身材瘦削,精神矍铄,行动敏捷,一步两个台阶,耄耋之年的王泽山依然穿梭在实验室、试验场,醉心于他的科研工作。

再次站在了国家领奖台上,王泽山依然那么平静。这一切也就如他经常说的那样:“专业无所谓冷热,任何专业只要肯钻研都会大有作为的,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王泽山从小喜欢运动,上中学后,他不仅学习拔尖,而且篮球、排球、乒乓球、游泳、滑冰等也是好手,这些都为他日后的学习工作打下了坚实的身体基础。

1954年夏天,带着“强国先强军”理念,王泽山以第一志愿报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哈军工)。

当大多数同学填写了空军、海军等热门专业时,他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个冷门专业——陆军系统的火炸药专业,他是班上唯一自愿学习火炸药的学生。

他坚信:专业无所谓冷热,只要祖国需要,任何专业都一样可以光焰四射。

研究火炸药是一个很危险的工作,一位学长在做实验时发生了事故,献出了宝贵生命。

但王泽山没有退缩,这件事让他养成了严谨的工作作风。在每次试验前,都要对方案的可靠性进行认真的思考和检查。

凭借多年的潜心钻研,他的科研生涯迎来爆发期,自上世纪90年代起,研究了发射药燃烧的补偿理论,发明了低温感含能材料和高能量密度装填方法,显著提高了发射装药的能量利用率。

2000年以后,发明了等模块装药和远程、低膛压发射装药,解决了国际军械领域长期未解决的瓶颈技术问题。

据了解,国外曾联合开展全等模块装药研究,耗费巨资、历时多年,终因无法突破技术瓶颈,研究被迫中断。

王泽山创立的装药新技术和相应的弹道理论,研发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与等模块装药技术。通过实际验证,该技术能够提高火炮射程20%以上,或降低最大发射过载25%以上,其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国际上的同类火炮,还降低了火药燃烧产生的火焰、烟气、有害气体,减少了对操作员和环境造成的危害。

作为含能材料(火炸药)学科带头人,王泽山创立了“发射装药学”,是发射装药理论体系的奠基人。他在火炸药理论领域提出了系列新概念和新原理,出版著作15部。

科研创新不走寻常路

在研究中,王泽山不喜欢走别人已经走过的路,喜欢换个思路闯出一条新路来。

他时常教导研究团队:“一定要有超越意识,不能一味地跟踪国外、简单地仿制研究,要做出真正有自主创新水平的成果。”

这种不走寻常路的创新精神贯穿在他60多年的科研生涯中。

上世纪60年代末,学校建立了电子计算机系统,他是全校第一个使用计算机且最早用于解决工程实际问题的专家。他将计算机技术和诺模图设计原理引入火药教学、科研和火药装药学体系中,发展了“解析设计”“表解设计”和“诺模图设计”的理论和设计方法。

“他能够打破一些科研上的惯性思维,发觉一些别人不轻易察觉到的现象,找到新的方法和路径。”作为255厂的科技带头人,欧江阳在这方面的感受尤为深刻。

在某炮射导弹的研制定型关键阶段,产品在一次测试过程中却意外出现了问题。经过反复检验,研制人员一直没有查找出原因。

关键时刻,他们请来了王泽山院士帮助查找原因。在详尽了解了整个产品的测试过程之后,王泽山从内弹道技术的角度分析查找原因,最终解决了这一难题。

听过王院士讲课的人都会有这样一个感受:他上课从来不会照本宣科,重复已经成熟和定型的知识,很多国际上最新技术和研究成果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课堂上。他给学生选定的课题往往是在理论上尚需探索、技术上有待突破的前沿课题。

正是这种勇于创新的精神,王泽山院士发展的系列火炸药技术,开启了我国火炸药领域从跟踪仿制向自主创新发展的新征程。

20年来,王泽山带领的科研团队完成了近百项省部级以上国防课题,培养了100多名博士,很多人已经成为国防科研的中坚力量。

扎根社会需求做学问

王泽山院士常说,“搞科研,不能满足于获得了什么奖,申请几个专利,或发表几篇论文,应该想办法把项目成果转化为工业化生产。”他密切关注社会需求,积极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火炸药轮储是国家国防战略的需要。国库轮储每年都会形成万吨以上的退役火炸药,这是危害较大的污染源。由于其燃烧、爆炸与有毒的特性,对人类社会安全和自然环境构成严重威胁,是一种世界性公害。

传统的处理方法是露天焚烧、掩埋或倒入公海,但都存在环境污染和燃爆风险。

上世纪80年代,王泽山提出利用废弃火炸药制备民用炸药等工业产品的理论,并研究出科研成果及产业技术转化路径。

这项技术引领了我国废弃火炸药无公害处理、再利用的发展方向,为保证国家火炸药战略轮储机制的正常运行,消除对社会的安全隐患和对环境的污染提供了理论与技术基础。该项成果获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为了对接企业需求,指导企业成果转化,王院士走遍了全国的火炸药企业。

在王泽山指导下,山东银光集团公司利用退役火炸药作为原材料,成功批量生产出高性能起爆具产品,2017年7月,该项目通过了工信部的科技成果鉴定。专家组鉴定认为,该项技术填补了国内的一项空白,使退役的火炸药在民用起爆产品里得到了更加广泛的使用,产品性能达到国家一类起爆具标准。

山东银光集团公司总经理陈锐欣喜地说:“该产品正式投产后预期成本至少能节约30%以上,利润相当可观。”

王泽山院士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他晚上九点半左右休息,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白天的事情太多,凌晨特别安静,适合思考问题。”

目前,瞄准不用溶剂制出无烟火药这一目标,王泽山带领团队再次向这一项重大难题发起了冲击,“面对新时代科技强国的召唤,我会在国家和团队需要的时候,做一些助力工作,为继续创造世界一流的火炸药成果而努力。为此,我义不容辞!”

负责编辑:黎骏驰

关键词: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