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8日 星期四

南京大屠杀80周年!这些事必须告诉孩子!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7-12-13 12:57:59 记者:

南京大屠杀部分幸存者影像 | 新华网

日本教科书不承认侵华史实,而这些人在用血泪控诉

倪翠萍:指着伤疤在控诉

1937年底,11岁的倪翠萍跟随家人搬到南京城西郊江东门与上新河之间的积余村避难。12月13日上午11时左右,3个日本兵开枪将她父亲和母亲打死。倪翠萍的左肩也中了一枪,骨头被打断,留下终身难以治愈的后遗症,左手上举不能超过头部。

记者了解到,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之一,倪翠萍经常在国内为青年人和来访的国外友人讲述当年受害的历史,还先后2次赴日本、1次赴美国参加证言集会,以亲身的经历,控诉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危害,呼吁珍视世界和平。她生前曾经说过:“这段历史在我们身上可以看到,我们会让下一代的人知道。”

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2002年12月12日落成的“历史证人的脚印”铜版路上,矗立着两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铜像雕塑,倪翠萍是其中之一。塑像中的倪翠萍指着左肩的伤疤控诉侵华日军的暴行。

夏淑琴:首个赴日控诉屠杀暴行的幸存者

65岁以后,夏淑琴找到了捍卫记忆、自我救赎的途径——1994年,她成为战后第一个赴日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以现身说法,向普通日本民众展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铁证;1998年,因日本右翼作家污蔑她是“假人证”,夏淑琴六赴日本,这场“诉战”持续八年半,最终画上圆满句号。

她把刊登着胜诉消息的报纸小心裁剪下来,夹入相册。这是她最宝贝和珍视的东西。

夏淑琴知道,作为南京大屠杀的“活证据”,她必须活下去,还必须活得争气。

告诉孩子,这些不同国籍的人,也在尽他们最大的努力

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南京大屠杀》

张纯如撰写的《南京大屠杀》一书,被哈佛大学历史系主任威廉·柯比认为是,人类史上第一本充分研究南京大屠杀的英文著作。

在这本书出版之前,西方社会对南京大屠杀这一浩劫知之甚少。他们知道奥斯维辛集中营,知道被纳粹屠杀的百万犹太人、波兰人、苏联人、吉普赛人、德国人,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二战期间,日军在南京犯下了怎样的暴行。

张纯如在写《南京大屠杀》时,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很难想象,她做了多少努力,才有力量支撑自己在人生最美好的年纪,每天与南京大屠杀那段残忍血腥的历史为伴。

她要把那些砍头、活焚、活埋、在粪池中溺淹、挖心、分尸等等酷刑,一字一句的写出来。

成书后,她又遭遇日本右翼势力的报复和骚扰。

她不断接到威胁信件和电话,这使得她不断变换电话号码,不敢随便透露丈夫和孩子的信息。她曾经对朋友说,这些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

后来她患上忧郁症。2004年,她在自己的车中开枪自杀。时年36岁。

她让更多人知道了这段历史,她让更多人看到了日军曾在中国土地上犯下的种种罪行。这些白纸黑字,是她曾经为南京大屠杀奔走的证明。

日本退休女教师松冈环:走访、寻求真相

1988年8月,为了探寻南京大屠杀真相,松冈环登上了飞往中国南京的飞机。她来到纪念馆参观,希望在这里找到南京大屠杀真相。

1990年,松冈环发起成立名为“铭心会·南京”的民间团体。每年,她都会组织日本市民到南京来进行历史寻访。她还通过召开证言会、和平集会等方式,向日本民众展示南京大屠杀历史真相。

她一共走访了250位参与侵华战争的日本老兵,并将他们的讲述一一记录下来。很多老兵首次开口讲述“南京大屠杀”,让日本国内许多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第一次知道了日军曾在南京做了什么。

从1988年至今,她奔波于中日两国之间。她走访300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250位侵华日本老兵。她出版证言、摄制纪实电影、邀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到日本举行证言集会……她还纪念馆录音棚,用日语录下关于那段历史的讲解词,要讲给到访纪念馆的日本参观者听。

她说,“每一次,当我见到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面对他们时,就会鼓励自己坚持下去。我从他们身上得到支持和力量。”

负责编辑:陈穗岚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