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3日 星期三

北大教授送给新生这些忠告:早睡早起+微信朋友圈控制在10人以内

来源:广东省教育厅 2017-09-13 11:50:01 记者:

9月6日,北京大学法学院举办了2017迎新典礼。典礼上,白建军教授作为教师代表致辞。在未名湖边长大的他,通过讲述身边四个普通却又不同寻常的北大人物故事,向全体新生传递了“在北大,任何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信念。

同时,他也为全体新生提出了很多宝贵的建议:循序渐进,努力寻找自己到底适合什么;制定适合自己的人生规划和学习计划;提高对自身的要求,严明律己,方能取得成功。

大家好!今天,每个自动走进北大的新生,脸上都透着满满的兴奋、骄傲,还有一点儿小得意。其实,半个多世纪以前,我就是这所学校的一个新生了。不过,是硬生生被弄进北大五院幼儿园的,一点儿都不觉得得意。

欢迎各位!

既是未名湖边儿长大的,我该为大家说说这湖边儿的人物故事。对北大人物,有的你们耳熟能详,我就不逞能了。有的,你们没听说过,我也不认识,北大太大了。你我都知道的,还是别乱说的好。剩下的,就是些你们不熟,而我略知一二的人物。

先说赵大爷。前些年在北大还能看见,办公楼里有个白胡子老头儿,穿着大襟儿的黑棉袄,扎着裤腿儿,脚上蹬一双回力篮球鞋。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在办公楼的石台阶上拍球,尽管旁边就是校长办公室。我小的时候,赵大爷是北大门卫,也是最不会好好说话的人。我每回从中关园进这园子来玩儿,就怕赶上赵大爷当班。“我,附小的,咱一单位的”。他还是死活不让进。“你小学的不回小学玩儿去,跑大学来干吗?滚!”从那时候起,我就不喜欢赵大爷,并痛下决心,将来我非得正规地走进这座大门儿。现在,我做到了。听说,赵大爷小的时候,校长要踢球,他是球童。六七十岁的年纪,自学完了四大本许国璋英语。

第二位,是我附中时的同学。他有一次翘课跑去偷枣。没撞见枣树的主人,倒得罪了树上住着的一群马蜂,结果脸肿得像脸盆那么大,比枣儿还红,整个人像个大头傻子。那会儿我们也有英语课,教“Gaoyubao works in the landlord courtyard”,于是他精力过剩,拿一本英汉字典,背一页,撕一页。书没撕完,被他爸打了一顿。现在,他定居北美,是全球华人圈里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专家,前些年还回来给两院院士们讲课。

第三位,二十多年前,那天我们师生一伙人进监狱,调研。在监区,忽然从犯人堆里冒出一个,直奔我来,大声喊“白老师好”!弄得我很尴尬,你谁呀,当着这么多人!他说,他在北大听过我的课。打那次以后,再没联系过。可说来也巧,就前些天,一次经济法大型培训,我是学员,发现这位是授课老师。讲得还真不错,有理论,有实践的。他大概没注意到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过去喊他。天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

接下来的,就是著名的北大保安。那天我去农园吃饭,路边俩执勤的保安在聊天。一个说,“你那论文怎么样了?”另一个说,“嗯,资料收集得差不多了,正在构思。”天啊!这是一所什么样的大学啊!我立马掏出手机,给我的博士生拨了个电话:“嘿!你论文构思得怎么样啦?!”

最后,常听用人单位说,刚毕业的北大学生最让人抓狂:你不会打水、沏茶也就算了,连个表都不会填。不过,三五年后,倒是北大学生显出来后劲,有想法,有创造力。

我说的这些北大人,都是普通人。掉进人堆里,平常得没法儿再平常了。偶尔,还有些具体的可气。但是,他们的故事,我们未必能有;他们曾经的、未来的骄傲,我们未必可能;他们的某些闪亮和伟大,我们甚至不敢企及。

各位,昨天,也许你真是everything。今天,别说学霸,就跟这些平常的北大人一比,你可能会发现自己不过是something。明天,没准儿有人会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nothing。不过,千万别想不开。来和我分享一句话吧:不温不火,不作不做,敬天,敬地,敬小人——我们该向普通人致敬,也向我们自己致敬。

具体说吧,有几个建议:

首先,把人生目标调低一点儿。千万别用“大法官”、“大律师”这些大红大紫的东西搅和自己的人生规划,误了你在北大的美好时光。路走对了,走着走着,你就成大法官、大律师了。重要的是发现你自己到底适合什么。其实,大学教育就是激活学生体内已有的东西,而不是简单地传承或灌输。要是你学业走了一半,还没遇上让你心动、让你一辈子可以乐此不疲的领域,以及,跟这个世界说话的方式,那就不妙了。

第二,对自己的要求高一点儿。我敢说,下面这一条,多一半人做不到。这个最难做到的就是:早睡早起+把微信朋友圈控制在十人以内+拒绝以陪读为目的的表白。这个办法能不能把你弄成精英中的精英,我不知道。但试过的,都说好。

最后,学业上不妨在意点儿旁门左道:多接触些本专业以外的学问,以及如何获得知识的知识。金字塔哪个更高?底盘越大的越高,你说是不是?其实,大学里,只有不到50%的课堂知识来自你的老师,只有不到25%的课内知识离开大学后仍然有用,只有更少的学生才明白,怎么学比学什么更要紧。好的研究方法,会让你受用终生。

好了,明年这会儿,你们可以端着点儿师兄、师姐的样子,迎来另一群高兴到糊涂的小师弟、小师妹啦。那时候,我可能正在楼上办退休手续呢。

就这些,谢谢!

(来源:人民日报)

负责编辑:陈穗岚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