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9日 星期天

校园┃东莞部分中小学探索研学旅行 迈向路上的课堂

来源: 2017-05-09 14:47:22 记者:记者 李宗泽

东莞时间网讯 5月1日,国家旅游局正式颁布与实施《研学旅行服务规范》,让“研学旅行”再度回归人们的视线。

尽管去年年底教育部等11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鼓励全国中小学积极开展研学旅行,但半年过去,这种独特的课外教育方式并未因此得到催化。记者走访了解到,研学旅行对于很多东莞中小学而言仍是“看上去很美”,能形成常态的不多,如何“安全出行、有效学习”这两个关键问题深深困扰着他们。

不过,还是有学校在困境中努力开拓,试图探索出一套适合自身的研学旅行形式,让更多的学生通过“行万里路”提升综合素质。

探索的少数与沉默的大多数

“把课堂延伸到企业去”,2016年下半年里,松山湖实验中学精心策划和开展了一系列“走进企业”的校本课程教学。老师带着学生去到东莞相关行业企业的业务一线开展考察、实习甚至生活体验,在更真实地认识社会和了解职业的同时学会生涯规划。

据了解,这个校本课程全体在校生都要参与,每次出行都围绕一个主题走进两家企业,比如第一期走进松山湖及周边的12家高新科技企业考察知识产权,第二期走进寮步汽车城考察汽车品牌文化……尽管这些足迹没有离开校园太远,但这些别开生面的旅行学习体验还是让不少东莞中小学师生家长们羡慕。

“松湖实中相当看重学生的眼界。”负责该校校本课程相关工作的潘艳荔老师表示,走进企业只是“一小步”,该校的部分学生已在寒暑假走出国门开展研学旅行,足迹涉及日本、新加坡、韩国、美国,强调考察当地的人文景观与提升青少年综合素养的结合,有严格执行的路线和任务,最后还要做总结评价和考核,让他们从中得到真正的锻炼。“比如专门安排一天来做“城市猎人”,让学生尝试在异国他乡独立解决衣食住行”。此外,松山湖实验中学正申请在内部校历上作调整,一个学期腾出一周左右的额外小长假,使得更多学生有时间参与这种真枪实战的研学旅行。

在英语学习氛围较为浓烈的石龙中学和石龙三中,得益于地处广九铁路枢纽的便利,近年一直通过市科学馆组织,前往香港作短期游学并与当地学校开展交流,这种结合科技教育与英语学习的特色旅行深受石龙当地学生的喜爱。

在东华等一些高收费民办学校里,得益于体制的灵活和家长群体较为良好的经济条件,学校与留学机构、旅行社等组织的寒暑假出国游学活动得以较长时间、较大规模地开展,使得它们的部分学生能在中小学阶段就踏上异国他乡去学习。

但,对于东莞大部分中小学来说,不要说走出东莞,集体走出校门去研学都是一件奢侈的事。除了常规地组织一些春游或秋游,有的学校极少走出校园组织教学实践活动,有的也是限于在市内或周边城市的“一日游”,离研学旅行相去甚远。

安全是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安全的‘高压线’导致很多学校不敢想、不敢做。”从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影响中小学探索和开展校外活动的最大压力仍在于安全隐患,人数较多、出行时间较长、出行距离较远的研学旅行更是如此。

南城街道某公办小学的校长说,他们学校过去几年坚持开展一些走出校门的综合社会实践,至少保证每班每学期都能出去一天,“但组织压力还是好大”。尽管只是小规模地到市内或东莞周边城市的科普基地等作短途游览活动,并且每次都委托专业的旅行社和前期准备时就着重考察车辆资质、人员资质等安全相关因素,但他和老师们每次都不敢松懈,出发前都给司机们鞠躬,千叮万嘱他们小心驾驶,“我们个别老师还自己给司机买提神饮料、送烟”。

这位校长也指出,责权归属问题也成了研学旅行推行的较大阻力,“A市学校到B市旅游,除了学校和旅行社,出了问题这两地的地方政府也无法避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注定地方政府难以明确支持,直接影响到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对出行的审批比较困难,对于涉及日期长、人数多、地点远的校外活动尤其难以通过,相关权限也很难下放到学校。

同样,石龙镇一位公办小学校长也告诉记者,考虑到低学段学生的安全与自律问题,该镇小学春秋游曾经停办了十多年,近几年个别学校“顶住压力去做”,教育主管部门也只是批准一天之内的出行。但旁边高埗镇公办学校就毫无施展空间,因为该镇对于出行审批和经费划拨基本上都是“挂红灯”。

研学旅行不能变成“到此一游”

除了安全忧虑,对于教育和旅游紧密结合的特殊活动性质,如何避免研学“只游不学”,让学生在旅行中得到有益的学习成长也是一大关键。当前,研学旅行缺乏统一的标准规范,旅行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越来越多文化公司、培训机构都开始涉足青少年户外活动,很多学校在推行中难免一头雾水。

“我们一开始就把走出去的东西都纳入校本课程建设。”潘艳荔表示,该校在“走进企业”和接下来开展的国外研学旅行时都会将其课程化,使其更有效开展并确保可提升学生的综合能力。她强调,“旅行跟课程的根本差别在于,课程是有教学目标的,并且有很重要的后期考核。”因此,松山湖实验中学在“走出去”的校本教学中会精心设置配套的课程内容,不管活动大小都在结束后给出去的孩子一个公开汇报成果的机会,让他们回顾个中的参与和成长。

她介绍,在北京等国内研学旅行开展得较好的地区,相关中小学还精心策划主题和编制活动,并以此为基础选择承接合作机构或旅行产品。“比如针对西安、南京为目的地的古都探访,能否在其中结合古诗词文化的学习?老师和学生要带怎样的资料?沿途要走到哪些车站和怎样的线路?都是需要学校和老师去思考的”。

潘艳荔也指出,研学旅行在中小学全面普及离不开整个旅游业的支持,尤其是针对研学旅行的旅游产品开发。“我们曾组织一次考察华南地区客家文化的研学游,但发现单靠旅行社做的线路设计都不好,还是得靠老师和旅行社合作开发”。

同时,由于路线的定制化程度高,加上研学旅行的安全诉求导致载具质量、保险成本都要更高,加上不希望设置购物点、不存在中间收费,导致最终该校的研学旅行费用都高于相似路线的普通旅行,潘艳荔对此深感无奈,“有些家长觉得贵,但真的是‘明码实价’,每一分钱都是花在孩子身上”。

还有一位参与过市内研学旅行带队的中学老师指出,目前大部分景点、游乐设施在评级方面较为缺失,这也会带来不小的麻烦,“比如要接待学生的景点,能否有一个单独评价标准,哪些是值得孩子去看的,哪些是孩子不能碰的,这比几星级的景点评价重要多了”。

短期内可结合综合实践开展

鉴于目前这种外部环境不成熟、自身条件不足的情况,今后一段时间内研学旅行恐怕还难以在中小学里大范围铺开,因此部分采访学校的老师表示,可以结合社会综合实践来开展,通过科学的组织和策划,在有效的出行范围内达到一定的效果。

石龙镇中心小学计划将该校的传统孝亲敬老活动和短途研学旅行融合,让学生走进更多的敬老院或社区村落探望陪伴老人,并基于传统节日等文化元素组织包粽子、看龙舟相关主题活动,让孩子们在出行参与过程里能吸收到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而石碣镇的袁崇焕中学则在每年外出开展的爱国主义实践活动里做文章,让学生们长途拉练去缅怀革命先烈,或走访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并开展素质提升活动,同样可以在有限的空间里“走”出不一样的效果。

潘艳荔还告诉记者,学校在开展“走进企业”的过程中得到了该校家委会的大力支持,一些有教育情怀的家长帮助他们策划执行并给予中肯意见,今后在研学旅行开展上也会继续发挥家长学生们的积极性,例如尝试开展一些定制化,让家长和学生们提出想法、参与制定主体和线路,让他们更乐意参与其中。

记者 李宗泽/文 记者 程永强/图

负责编辑:陈穗岚

版权声明:
• 凡注明“东莞时间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时间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邮箱: (请将#替换成@) 处理时间:9:00—17:00
  • Copyright©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
  •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  |
  • 粤B2-20090260  |
  • 法律顾问: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